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杜南发:神秘纹饰

纽约拍卖方罍器身的“饕餮”纹饰(左下图白框)。放大后可见左右下方有鸟爪,嘴型似鸟(上图),和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商代鸮尊胸口的鸱鸮纹饰一样(右下图)。

字体大小:

来自远古时代的青铜器身上神秘的纹饰,构图设计精准的理性,造型夸张抽象的想象力,更蕴含着中华文史源头的丰富讯息,多层次的文化厚度,魅力无限,令人遐思无尽,神往心醉。

纽约高价拍卖的商代青铜饕餮纹方罍,是一件具体体现中国3000多年前精湛的青铜冶金工艺水平,以及反映当时文明水平的高级艺术品。

高古青铜器,最令我着迷的是它那些充满高度抽象美的“神秘”纹饰。

拍卖资料形容这件方罍器身上复杂的纹饰,有“夔凤纹、夔纹、饕餮纹、圆雕牺首、兽首耳、云雷纹等”。

这些纹饰的名称,多数在今天已非生活文字,成了“艰涩难懂”的专用名词。但若能理解这些“古代密码”,可以发现许多有趣的“文化秘密”。

例如所谓“饕餮纹”,就是青铜器上最普遍的纹饰。

这件拍卖品名为“商代青铜饕餮纹方罍”,说明饕餮纹是它的主要特色。

饕餮,读音tāo tiè,是古代传说中一种神秘怪物,造型是一张左右相对称的“怪脸”,以鼻梁为中线,有对称的双角、双眉、双耳,一双突出的大眼等,嘴巴通常没有下唇。

古文献都记载饕餮是凶兽,十分贪吃,最后甚至把自己的身体都吃掉,只剩一个大头和一个大嘴,是贪欲的象征,也形容贪食或贪婪的人,后来还衍生出“老饕”一词,形容好吃者及美食家。

奇怪的是,上古时代的商朝王侯贵族,竟然会煞费苦心,把这种“不祥”的凶兽铸造在最神圣高级的祭祀礼器上祭天祀祖,显然很不合情理。

近代许多学者均发现这问题,但不清楚那又是什么纹饰,只能以客观的形容词改称之为“兽面纹”。

据研究,“饕餮”一词,最早出现在春秋末年的史书《左传》,说它“贪于饮食”,但是指一位贪吃贪财的“人”(缙云氏之子),不是怪兽!

在战国末年杂书《吕氏春秋》里,饕餮已变成有头无身、吃人没肚子吞、害人反害己的怪兽。其后历代都延续此说,没有变化。

但《左传》和《吕氏春秋》的成书时间,距离商朝已逾千年,其说法亦无任何依据,未必可靠。

近代才大量出土的甲骨文卜辞,让大家首次见到3000年前商朝的文字记录,但其中并没有发现“饕餮”一词,说明它是在周朝之后才创造出来的,和商朝无关。

这怪脸不是饕餮,又是什么?

当年大费周章炼铸的青铜器,是关于权力地位的礼仪大事,不可能乱铸纹饰,必定含有深意。

这纹饰既然铸于祭祀礼器上,首先会想到的是可以通天的龙;但商代的龙地位并不高,也未完全定型,往往只有一足,头上一只独角,与此不同。

它头上两大弯角,也会让人想到牛羊,但在商周时代,牛羊猪只是祭祀大典上的三牲(太牢)之一,没理由被铸造在如此突出的位置上。

这件方罍上所谓“饕餮纹”,放大观察,可以看见左右各有一双鸟爪,嘴型形似鸟喙,左右足肘上的羽状图案如双翼,头顶“双弯角”似冠羽,均显示这是一个图案化的鸟面纹饰。

在商代王侯祭天祀祖的高级礼器上,精心铸造的鸟面纹,自然会令人想到和商王朝始祖诞生神话关系密切的神鸟——“玄鸟”。

《诗经·商颂》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颂词,就是歌颂商民族始祖因母亲吃了玄鸟蛋才诞生的神话。在最高级的礼器铸上玄鸟,祭祀祈福,合乎情理。

但玄鸟究竟是什么鸟?

在安阳商王室墓地,曾出土许多立体的鸟造型青铜器,称为“鸱鸮”(读音chī xiāo),显示商王室普遍存在有鸱鸮崇拜的现象,也说明商人最尊崇的玄鸟,应该就是鸱鸮。

在唐宋以前的中国传统宫殿建筑,屋顶两端扬起的弯角称为“鸱吻”,就是古代鸱鸮崇拜的遗风。

有意思的是我在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发现有一件商代鸮尊的胸口,清楚可见铸有形象一样的鸟面纹(鸱鸮纹),还有三角形的鸟身,仅双角弯向不同,但其他青铜器上的鸟面纹也有同样的弯向,不算差异。

这件鸮尊胸口的鸟面纹,仿佛向世人公告“这就是我”!也说明后世所谓的饕餮纹,其实就是鸱鸮纹。

商朝的神鸟鸱鸮,在后世却被视为“凶鸟”,据学者研究,和饕餮一样,两者都是在周朝以后开始成为负面形象,很可能是因为周朝推翻商朝,政权更替之后,进行政治“文化清算与改造”的结果。

来自远古时代的青铜器身上神秘的纹饰,构图设计精准的理性,造型夸张抽象的想象力,更蕴含着中华文史源头的丰富讯息,多层次的文化厚度,魅力无限,令人遐思无尽,神往心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