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奉橘送梨

订户

字体大小:

近日读王羲之的手帖,十分痴迷。书法撇开不论,单看这些手札的文学性,就足以令我赞叹不已了。

王羲之生活在公元四世纪的东晋。他出身士族豪门,也做过官,但对官场兴趣不大,后来也就甩手不干了。不当官,可以自由自在地读书、旅游、写字、作文。

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大名鼎鼎,他将人生看得通透:“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他能有此体悟,可见他经历了太多的人生变故。《兰亭集序》这样的文章固然好,但它需要作者精心构思,严谨布局,文辞也得再三斟酌,还得阐发哲学思想,须刻意为之。手帖就不同了,都是写给朋友的私信,没打算公开,可以说说心里话,措辞也非常口语化、个性化,朴素自然,不加修饰,没有一点文艺腔。在王羲之流传下来的各种“帖”中,内容不少都表现出他对战乱的无奈,令王羲之产生了巨大的幻灭感和无常感,《丧乱帖》可谓代表。但王羲之绝不一味沉溺伤痛,他照样积极生活,他的尺牍里有很多日常生活的小事,譬如,我非常喜欢他的一个短帖《奉橘帖》:“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只有12个字,下霜之前,给朋友送去300个橘子,很有人情味的行为!他的儿子王献之也有一通类似的手札《送梨帖》:“今送梨三百,晚雪,殊不能佳。”老子写了12个字,儿子减一,共11字。看似简单的十来个字,精简风雅,情深韵长,实在不是一般人写得出的。他俩一个“霜未降”,一个“晚雪”,就把境界提升了,一下子文气浩荡了。王氏父子短帖的刹那之美、日常之美、含蓄之美,令人回味无穷。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