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趖

这学期最后一堂课结束后,学生又是呆在课室不走。

“老师,你是怎样学中文的?”突然,有人发问。“怎么问那么怪的问题?”我收拾着东西,反问。怪,是因为向来在课堂内外,都用不上中文。

“跟我们分享,你学过的一个字嘛。最感……感——情——深厚的。”好不容易,一位学生吐出一句。

感情深厚?天啊,还缱绻缠绵呢,真令人啼笑皆非。我摆一副识破阴谋的表情,扫了他们一眼。都已是学士和硕士生了,此刻看起来却像法国电影Les Choristes《放牛班的春天》里的小顽皮们——有的嘴角翘起笑得神秘,有的睁大眼睛,有的掏出糖果分给大家。大伙儿开始坐在桌子上,围成U形,就连非华裔学生也瞪大眼睛注视着我,一室的期待,顿时扬起。

最后,还是拗不过他们,在白板写了一个字:趖。“这字念sūo,第一声。”

趖,多年前阅读时看过。但予我深刻记忆,是来自一位台湾教授。有一回他与研究生会面,忽然冒出一句闽南语:“四界趖”。经过他一番解释,才知道这话是指:拿不定主意,犹豫观望的态度,或吊儿郎当,或得过且过。我当时为自己辩护,年轻人嘛,做起抉择,总有迟疑的时刻;而漫不经心的日子,比起已成家立业的人,也总多些。之后,教授怕我们胸中那一团火灭了,不积极追求梦想,总恨铁不成钢地鞭策着:“别再四界趖啦!”

趖,有趣极了;看似欲走,却又坐着,到底是想走还是坐,抑或是坐着时,有站起来,要离去的意思?这不难让人联想,一些人平日磨磨蹭蹭,极为拖沓的风格。

学生之所以趖,有时是因为得逼自己,做不感兴趣的作业,但求交差,无心恋栈。我之所以会趖,是因为被偏头痛折腾,处事遇上瓶颈,突发事件纷至沓来,一时不知所措,进而拖延,甚至逃避。当然,还有惰性所致。

走,是步履往前延伸:有移动、有经过、有方向。坐,则是中心往下,有了固定的空间,外在的动作虽停息,内在的思考却未必止息。同样的,昂首阔步者,不一定有智慧,休憩静候者,不一定缺乏胆识。有走亦有坐,一横一竖的姿态,自然流畅,可说是协调之道,制衡之理。趖的意境,微妙无比。

欧阳炯曾在向晚时分,漫步花丛间吧。要不,怎写得出“豆蔻花间趖晚日”的那份恬然自乐。此处的趖,是否令词人觉得,夕阳在催促?人,趖得很,流转一生,辉煌一世,也只如晚霞一霎。我们不妨纵容自己,经常悠哉闲哉地逛书店,或者与志同道合者快乐相聚,和家人四处游荡,痛痛快快地趖一番。

“你们在此赖着不走,不把握时间赶紧完成研究,不也挺趖的?”我逗着学生说。

笔心:有走亦有坐,一横一竖的姿态,自然流畅,可说是协调之道,制衡之理。趖的意境,微妙无比。——郑海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