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月亮一路跟着我

近读毕明写癖,各种各样的癖好,bibliophile是书虫,cinephile是影痴,ailurophile是猫奴,癖即是病,但不但不要医,最好越病越深,越病重越快乐,因为张潮说过,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这么说来,我也算是个“无深情”之人,虽然也爱看书,爱看电影,爱猫,但都去不到虫、痴和奴的境界。隐匿才是猫奴,假牙才是影痴,大梦才是书虫。我连望其项背都望不到,只能看见他们的脚跟。最近才狠下心来把塞满衣橱的藏书减去其半,电影这十年来也是越看越少,至于猫,曾经有一只猫咪的离去让我伤心欲绝,下半辈子不会再领养另一只猫咪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