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歌书

太阳肆虐的下午,我走过朋友的店门口,他正以不徐不疾的节奏整理旧书。见我来,他说有好东西让我见识。打开桌面上的纸箱,是发黄的故纸堆,线装,不知背后藏着什么故事。我小心翼翼取出一束,生怕碎了它。

问吾友货从何来?他没有回答的意思,反问我那是何物?一页翻过一页,这该是潮州戏曲歌本。纳罕了,新加坡这深度西化的时空,方言早被点了死穴,此时现身,有点格格不入。我渴望知道歌册共有多少?朋友说,共两纸箱——A4型。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