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前浪顶后浪

常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的员工取代年长的职位,将年长的员工推出去,产生的现象统称“中年危机”。十年前至少要50多岁才有这种危机,发展到现在年纪越来越轻,年过40就已经开始担心被淘汰,上有高堂,下有妻小,房贷还在供,在我们的行业戏称这段时间叫“走钢线的隐形人”。

这段钢线路没有十字路口,每月的费用家用学费供养费贷款接踵而来,全靠战战兢兢的在工作岗位上将知识和青春转换成金钱。不想走这钢线路就在家庭成员人数多寡上做取舍,有能力有条件裸辞的打工族就大多数属于这一类。明知这批人生活压力大敢怒不敢言只求保住份工作,部门调整薪金时往往就牺牲这部分比较高薪的一族,将这部分的加幅补贴年资较低最有机会跳槽的那批员工,这就是隐形人的起源,香港俚语“当他没(冇)到”,刺耳但反映现实。

在知识的领域里,这说法有点厚此薄彼,根据成长心理学家阿克曼(Ackerman)的研究,无论在手艺上,在专业上或将新技术应用在旧专业上,如果前浪不偷懒,后浪没有办法在智慧累积上赶上前浪。将新技术用于新专业上,是前浪最差的项目,壮年时开始走下坡,步入中年能力只能和中学生扯平。意思是在传统专业如法律医药后浪难以匹敌,只有在新兴行业如电玩之类才能够出奇制胜。

应用郎咸平的话就是“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无奈”。无论是前浪或后浪都是后有追兵,前有退休,一浪追一浪。后浪薄利多销,将工作时间拉长,时薪压到最低,轻装上阵,尝试将前浪拉下马。前浪则忍气吞声卧薪尝胆,一方面将流动资产转向固定资产锁上后浪前进的门穴。

在前浪和后浪还在自相残杀之际,历史学家哈拉里(Harari)预测,工业革命制造的大量工作机会预料会在人工智能革命来临时大量消失,包括保险从业员、司机和厨师,有点耸人听闻但不无道理,对于年纪越大的难应用新技术于新专业上是下下签。历史上就算千百年前曾经是占地达到3100平方公里中国第二大内陆湖的新彊罗布泊,50年前完全干涸,如果世事都能看透,就不会有黑天鹅白天鹅,而只会有黑猫白猫之说。(传自香港)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