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今生之约

今生之约,彼此有相欠,一切因缘前定,要找的人终于遇上了。

根据了解,几乎所有的艺术、文学创作,都是关门闭户个体的完成。文学尤其如此,虽然有时也听到文学代工代写的文坛轶闻丑事,到底不多。

倒是文学的戏剧及舞蹈演出,通常是集体完成,编导演一起上阵,甚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集的机会,合作的关系,更加紧密,形成一道道美丽绚烂的彩虹。

因此,彩虹的两端,编导、演员和舞者的要求,是处在互相寻找和物色,甚至是培养、发掘的漫长过程状态,其结果是:对号入座,一起来电,一起上台。得到了最好的艺术表现,长久令人津津乐道。

最明显的例子是:台湾编导林怀民和舞者王荣裕的关系,也如著名剧作家齐如山和京剧名角梅兰芳的配搭。不只是一个人的成功,而是两人一起上榜。

许多人想必都为林怀民的舞剧《流浪者之歌》所感动,撇开作品的深沉含义求道解脱不谈,相信很多人会为舞蹈的设计构想和演员的精湛表演所折服,往往在支持欣赏时,得到心灵的洗涤和精神的启迪。

那是怎样的一个演出场景呢?一个白衣白袍的修行者,双手合十,在从天而降的黄金稻米暴泻下闭目不动,自始至终,时间长达70分钟。

震撼人心的是:千斤米谷堆积如山。这一时间沙漏的经典浓缩画面,甚至从1994年到今天,走遍欧亚美澳24国72个城市,演出多达219场。有些地区还一演再演,热力不减。

舞台前面是王荣裕70分钟的站姿,后面却是编导林怀民如何慧眼识人,为广大的观众,找到舞剧最称职的表演家和千里难寻的舞者。

林怀民回忆说,犹记80年代末,他邀请优剧场为台湾国立艺术学院舞蹈系学生教舞,在人群中发现王荣裕的背影来电。他开始采用放空的教导——打坐、修行、导引,20年时间,造就了今天达到完美的舞台一站。

云门在一项答谢记者会上,特别向已经站立了四分之一人生的王荣裕表示敬意。王说:“我这辈子是为了这个角色,来给林怀民罚站的。”

今生之约,彼此有相欠,一切因缘前定,要找的人终于遇上了。

另一个今生之约的例子,应在著名剧作家齐如山和京剧名角梅兰芳身上。梅齐两人同称20世纪京剧领域的大师级人物,一从事剧本创作和理论研究,一从事舞台表演。1948年前,两人相识相交50年,在北京时,两人还在同间屋子里,一起工作了20多年。

可是,两人的论交,却贴上让人无法接受的男女暧昧关系。首先因为,梅兰芳是以男人反串女人的京剧名角。在当时来说,一个文人和地位低下的戏子论交,已经犯了大忌,再加上梅还是一个著名花旦,更是加深粉红色彩。

这就难怪,有人会堕入种种非非之想,导演陈凯歌的电影《梅兰芳》,就多少含沙射影,加油加醋,有意突出齐梅之间,十分猫腻的风流韵事。

梅兰芳逝世时,齐如山人在台湾。一度,彼此的往来书信,多达七八十封。有人评论:“没有齐如山,就没有梅兰芳”。齐是梅的私密,而在后者落魄时,一直不离不弃,相伴左右。齐的言行,更不断改变着梅的表演和生活。

今生之约,彼此有相欠,一切因缘前定,要找的人终于遇上了。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