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尤今:图书除菌机

订户

字体大小:

那时,事业发展得不很顺畅的父亲,跌跌撞撞地彳亍于生活的疙瘩里,家无隔宿之粮,我当然也没有多余的零用钱。偏我对书的胃口大得惊人,老是处在饥饿的状态中。

那时,住家附近有一家书店,善心的店东常常把过期的儿童杂志放在临街的一个大纸箱里,任由阮囊羞涩的孩子翻阅。大街上,车来车往,灰尘纷纷扬扬地落进纸箱内,而我,是纸箱的常客。每天蹲在那儿翻阅了一两个小时后,十根指头往往便被晕染成淡淡的灰黑色,那种邋遢啊,张牙舞爪。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