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我连你爹的祭日都不记得了

据说夏目漱石当英文老师时,有一次让学生翻译”I love you”,学生脱口而出“我爱你”,夏目漱石说,日本人怎么会这么不含蓄呢,翻译成“今晚月色真美”就足够。

这个故事流传得很广,润物无声地传销了日本之美。国家营销方面,日韩都很厉害,体现在他们的文艺中,即便是轻小说,也常有一种天地万物不喧不哗的安静,生生死死,都追求小津安二郎的态度,不失控不落泪。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