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那天骤风起

我把车子停在国家图书馆,在两条大路交叉口等过马路,霎那间一阵狂风吹起,吹得穿梭过路的行人全披头散发,叶絮漫天飞舞。

迎面走来母子三人洋旅客,脸庞都给风吹皱了。洋小男孩恐怕被吹上天,他在叫:怎么新加坡的风这么强啊!

我急急过路,左一瞥,右一看,忽然发现,整条桥北路被吹成从没见过的宽敞和笔直。这股强风,好像从北边远远的梧槽水,一个劲往南吹越新加坡河,窜飞到牛车水去。这样罕有的穿膛风,在高楼密集的闹市中,还是我初次邂逅。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