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冷漠的路人

中国的河南省驻马店市近来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4月某日傍晚,一女子在驻马店市过马路,在斑马线上被一辆出租车撞倒。肇事司机驾车逃走了,女子受伤躺在路上。当时,她还活着。有十几个路人经过她身边,但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助设置路障或是至少把她抬去安全的地方。一辆车也经过了,还打下车窗看看躺在路当中的伤者,然后缓缓离开了。受伤女子挣扎着试图坐起来,但没成功,倒地后再被一辆不知情的越野车辗过,身亡。

这事在网络激起又一轮议论的高潮。尽管我们都已经对“冷漠的路人”现象习以为常了,但死亡的悲惨还是又一次挑战了人的容忍限度。网络上一片沉痛的正义之声。往往,让我十分纳闷的是,为什么现实里人的冷漠、非道德总和网络上的正义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网络上越爱国,街上的人越是不爱自己的邻人;网络上越有正义感,街上的人越显得冷漠、畏缩。莫非有正义感的人全都在网上,而不是在街上?

有人呼吁,判那些冷漠的路人有罪!我觉得这是不可行的,因为那么多犯罪的人似乎还抓不过来呢。有的打架斗殴把人肋骨都打断了,也不见得判罪,那么多拐卖妇女儿童、毁掉无数家庭的罪人都逍遥法外呢,何时才会轮到冷漠的、见死不救的人被治罪?我觉得很难等到那天。我们不如想想事情何以至此?为何经过的那些人看到一个可怜的倒地伤者,想到的不是救助而是避之唯恐不及?在这非人的冷漠后面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很多人又提起了彭宇案。彭宇案里,彭宇扶起一个被撞倒的老人并送她去医院,结果老人咬定他是肇事者,向他索赔。除了老人自己一口咬定,法庭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彭宇有罪。但法官根据“常理”的判决推理出彭宇有罪:如果撞到她的不是你,按照常理,你的反应应是去抓撞倒她的人,而不是自己送她去医院。无论撞倒老人的是否彭宇,法官的“常理”推论至今仍影响着亿万人,有人“翻译”为:不是你撞的你怎么会送她去医院?在彭宇案的影响下,在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传统“智慧”引导下,大家似乎都下定决心对倒地的伤者视而不见了。

把一切推给时代之恶,推给某个十年前的荒谬判决似乎是最保险的。藉由此,我们也遮住了自己那极端冷漠的自私,不用再为良心担忧,不再为时代和自我的堕落负半点儿责任。其实,那些从伤者身边走过的路人是没有必要担心成为彭宇的,因为撞倒伤者的是车辆而不是人;而那辆经过伤者身边的车只要停下来,打开双闪灯,它就筑起了能保护伤者、等待救援的路障。但所有的路人都走过去了,车也开走了,车主大概心里犯嘀咕:万一说是我撞的呢……对于某些人来说,一个生命的分量还不如这一声嘀咕。

这冷漠的程度的确让人震惊!但这样的“震惊”恐怕已经太多,所以,时间过去几天,大家又会为别的事去震惊了。在反复的震惊中苟且、麻木,于是,“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鲁迅语)。

笔心:在反复的震惊中苟且、麻木,于是,“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鲁迅语)。 ——张惠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