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在拖拉机做梦

几年前,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所以那时候即便发生多么小的事情,也是我脑海里最大的回忆。

记得那是鲁冰花开的季节,在Lake Tekapo附近停放着一台宝蓝色名车,当时我的朋友们很是欣喜,喊着:“兰博基尼!Dream Car!”环顾四周无人便拿起照相机和手机开始狂拍再自拍,上演着香车美人。

不是我不感兴趣而无动于衷,而是我对车的价值观很肤浅。我除了觉得它的车身好矮,只能坐两个人,有点寂寞以外,就没有特别感想。朋友们也料到我对车的不认识,所以现场讲解着引擎、车速,还有大约多少个零的车价。

几年后的这一天,我回到大洋洲,只不过不是新西兰而是邻国澳大利亚。

经海外朋友的穿针引线,我顺利到一个偏远的果园里生活。这里生活节奏很是简单,闻一闻叶草间的味道,冰透的气息在脸颊流窜,这样就迎来一个早晨。搓一搓双掌,在指尖呼出热气,白雾在掌心荡漾,那样又过了一个夜晚。

从一开始不习惯早睡,到最后自然地早起,这过程只不过是一个星期。

没有公事包,就只有一把剪刀;没有单一色的文件夹,只有紫红色掺杂的果实;没有并列的电脑办公桌,只有到处停放的手推车……

有一天,因为要到较远的葡萄支架采摘果实,所以果园主人开着拖拉机载着我和手推车出发。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第一次坐上拖拉机,莫名其妙被拖拉机带着游了圈葡萄园!

果园的土壤参差,拖拉机不停地摇晃,在车后躺坐着还能仰头望着伸展出藤外的葡萄叶,叶隙间的透光像是藏着水晶闪亮。

这一天的天空很美,云朵很白,风很细柔,拖拉机油烟味有咔嗒咔嗒声点缀……

我不知道兰博基尼可以有多快,但我知道拖拉机有多慢,慢到一个不小心就可以让我午睡,梦见下一个开花结果的季节……

几年过去了,我还是那个不懂车的笨女人。我不知道什么梦想才叫伟大,志向须到哪里才是远大?我只想置身在花海时,不必去眷恋香水的芳香,既然拈着花,何必再捧着瓶瓶罐罐?

也许有一天,我会希望梦见兰博基尼,但在那之前,也就是现在,先让我在拖拉机上,好好睡一个觉。

笔心:这里生活节奏很是简单,闻一闻叶草间的味道,冰透的气息在脸颊流窜,这样就迎来一个早晨。——笨女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