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贺恩师八秩大寿

白先勇老师今年80整,寿宴一场接着一场,他说:“这一年吃了无数个蛋糕和寿桃。”去年台北最早为他庆生,他一再解释:“我才79,还没到80。”一年的差别,是一定要讲清楚的,“虚岁”不算数。白老师对“时间”非常敏感,怕老(谁不怕老?)。他的小说无非在写“时间”。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