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一念之间

《诗与歌的相遇》文章登出那天,一早就接到志礼兄传来一则短讯,指出文章中用错了一个词:“与其”写成“以其”。更让自己感觉美好的是,接下来又有几位文友不约而同,深怕我尴尬和受伤害而小心翼翼地指出错误点,难能可贵!大家的出发点都让我激赏,为着热爱的文字,我们确实有责任去纠正错误。一念之间,双方若有任何迟疑或放不下面子,就会错失确定的机会。很有正能量的一天,感恩!

从没想过会与诗如此亲近。就因为当年的一念,生活里突然冒出了许多诗人朋友,且还因为诗,一而再地到西马几个州府与当地文艺界、学生交流吟唱。从马来西亚的南方大学出发,陆续经过柔佛的宽柔中学、马六甲培风中学,到这一回的森美兰中华中学,总共参与了五次四站的“南方文学之旅”。在成长过程里,这一念,堪称稀罕奇事。

午间抵达波德申后,与当地负责接待单位一行二十几人,直接徒步上“丹将敦岛灯塔”朗诵康有为于1900年在此地做客时写的《七月偕铁君及家人从者居丹将敦岛灯塔》诗作。面向茫茫大海与汹涌的浪涛大声对诵,画面是充满着历史的激情与悲慨,那绝不会是蜗居在城市的人们所能感受到的一种澎湃。

“动地吟”让诗人们在古庙、墓园、佛寺、海上、空中,上天下海,神人、人鬼共济,百无禁忌相聚朗诵,让诗歌在一江之隔的泥地上畅意飞扬。而我们在安适的环境中,仍然习惯性地左顾右盼,踌躇不前。尽管那里还有一些被时代抛离,举动突兀与现实格格不入的文艺人,然而,那至少都是有热血有壮志的汉子与思维。忽视时代背景的一念之间,我先也是与众人一样的错愕和讪笑,在一番了解后,才转念立正恭敬聆听。我们似乎已被功利麻醉得太久,忘了曾经念念不忘用血汗争取诗样般生活的先辈们。

在悬崖边上朗诵康有为的诗,不禁让人想起清末民初与抗日时期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最经典的人物——汪精卫。同样是诗人,在风起云涌的时代,却都敌不过命运的吊诡,一一落得英雄或汉奸的悲剧下场。而今能够安稳于世,吟诗作对起心动念之间,是否更应该感恩于时代给予的从容选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