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不同往日

最近在筹备阔别多年的旅游主题书籍,编写之间,发现这些年的旅游经验与环境和当年背包旅游的大不同,感叹就算让我年轻20岁,我也不敢在当今的世界背包旅游。

美国、法国和英国现在似乎成了全球最危险的地方,我已尽量少去,开始喜欢人烟稀少的地区。没有太多不测的人心,或多或少能避开一些不幸,这是当今旅游的重要考量。

怀念当年什么都没想过会害怕的背包旅游岁月,甚至不必有行程,去到哪里是哪里,到了目的地才找住宿,没地方睡就在巴士车站或火车站过夜,之后再打算下一站。那种随意在街头与陌生人搭讪,随便就到当地人家里做客甚至过夜的无畏无惧和无拘无束,现在不可能发生。我很难想象今日在陌生国度随意与不认识的人搭讪的后果,会不会话不投机被人一枪打死?

世界真的不一样了,现在每三两天就有无辜之士死得不明不白,不是被炸死就是被撞死,稍微说说自己的上帝也会惹来莫名其妙的仇视,走在任何地方都得步步为营。进出各地机场像上战场,一瓶水一个充电宝被视为武器,在飞机上还得祈祷没有疯子会在半途把紧急安全门打开;看世界的单纯目的,变成负担很大的远行。

很久以前的某一年,在东欧两个国家之间川行的火车上,我和旅伴陷入迷魂烟党的陷阱,睁开眼睛随身行李都已不翼而飞,损失虽然惨重,但没有生命危险,旅程得以继续。现在若遇上同样的遭遇,或许永远醒不来,或是张开双眼后发现少了一个肝一个肾,不见了一条腿一只手。这不是杞人忧天,是极有可能会发生的事。

更久以前的某一年,在台北上了一辆计程车,司机大叔热情好客,知道年少的我们背包游台湾,自荐载大家全岛游,还请一行人到他在阿里山的家做客,最后甚至不收费。若是今日,我必定怀疑对方的动机和企图,天下怎么会有如此难得的免费午餐?这个担心那个害怕,旅行再也不能尽兴。

现在出远门除了带行李也带着防备的心,与任何陌生人的接触减至最低,虽然飞行更容易,但走不进任何一个当地,看得更多但也看得更少,今日不同往日的世界局势,削弱了我的旅游体验,记忆虽然很多,但没有往日的刻骨铭心。当然,年纪越大越担心,很多冒险都得考虑后果,不能再像从前什么都做了再说。以前很喜欢坐云霄飞车,现在怕冲下来心跳不再,还有那种想也不想就跳下深海找鱼的冲动,都不能再随心所欲,就这样少了许多疯狂的乐趣。

更大的一个负担是社交媒体的压力,去到哪里都迫不及待要Wi-Fi,一旦网络出现问题,旅游心情便大受影响,实际到了当地却以为要上网才算真正与世界接轨走了进去,算不算一种“当局者迷”?

时移势易,今日不同往日,还有哪里想去,要赶快去,以免局势有变永远不能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