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梦游清朝

订户

字体大小:

我是个顽劣的学生,上课很难集中精神,蒋勋老师五辑细细分析《红楼梦》的《微尘众》,可以吸收的学问这么多,遇到感兴趣的题材却马上分心,专为芝麻绿豆神游物外。譬如书末附录和张小虹的对谈,蒋老师又提到第三十五回莺儿打络子,“她有长年做手工配色上的讲究,她说:汗巾子如果是大红,要用黑色去压。用了‘压’这个字,是Prada常用的红黑撞色”,势利眼不禁翻了一翻,心想一介书生不谙行情还罢了,张小虹向来高高举着“衣性恋”招牌著书立说,肯定对各路裁缝的修行了如指掌,怎么不当场指点迷津?妙妙女士的注册颜色,不是只此一家的浅青柠吗,往日有闲钱和闲情趁大减价墟,远远望见她店铺泛起的一片清凉,脚步总不由自主加速。那么少女的色调,我当然高攀不上,最迷的反而是土色和炭灰系列,印象中向司汤达名著《红与黑》致敬的配搭绝无仅有——或者是女装的特色,自己顾自己的购物狂只逛男装部,因此忽略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