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何华:韩世昌的昆曲影像

字体大小:

一直以为“昆曲大王”韩世昌没有留下影像,关于他的种种只能通过文字领略。幸运的是,最近得知他留下了《惊梦》《刺虎》《闹学》《思凡》的演出实录,虽是“默片”(由他的弟子配音),画面也不甚清晰,但至少可以看到他的表演了。通常都是“音配像”,这次却是“像配音”,很新鲜。

“十部传奇九相思”,昆曲主要是生旦爱情戏,这句话适合南昆,但北昆不同。北昆流行于河北高阳一带,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北昆相比南昆显得粗犷豪迈,武生戏、花脸戏较多;水浒戏、三国戏较多,譬如林冲夜奔、醉打山门、单刀会、挡曹等。但北昆因为有了韩世昌,就不能说旦角戏弱了,相反,韩世昌的出现大大提升了北昆旦角的地位与艺术水准。

北昆自有北昆的优势,唱腔有一股子冲劲,甚至有侉音(又从“侉音”延伸出“侉步”),这些不是缺点,反而是它的魅力所在。我们不能拿南昆的标准来衡量北昆,这是最起码的见识。但偏见总是有的,当年梅兰芳演昆曲也被南边的行家说三道四,觉得不够正宗。

韩世昌早年演唱也有毛病,带冀中口音,后来拜吴梅、赵子敬为师,大有改进。他演《惊梦》,“没乱里春情难遣”一句,做工真是到家了,表情、手势、身段皆恰到好处,无一不佳。之前,我听过张继青这曲“山坡羊”,必得掌声。再看韩世昌的录像,其表演的韵味实在太迷人了,真是山外有山。

《刺虎》一折是韩世昌的拿手戏,尤其“变脸”(与川剧变脸无关)堪称一绝。面对“一只虎”李固时强颜欢笑、虚与委蛇,背对时则目眦欲裂、愤怒仇恨。韩世昌的变脸绝活得到了很多行家的称赞。俞振飞说:“从前我在北京,看过韩世昌同志的《刺虎》,他饰演费贞娥,在和‘一只虎’拜天地时面部表情的变化(背着‘虎’是咬牙切齿的,对着‘虎’忽又眉开眼笑),我直到今天还不能忘记。”赵景深先生也写道:“演《刺虎》里的费贞娥,他充分表现了‘两面脸’,就是当着李固的面,含笑相迎,背过脸来,立刻就是眉宇间一团杀气,满腔的怨恨,都在面部表现出来了。”从上述文字可以推测韩世昌《刺虎》的眼睛功夫炉火纯青,如今看到这段影像,证实了韩世昌的表演名不虚传。但“变脸”并非昆曲美学的核心,昆曲还是以含蓄优雅为其极致追求。北昆当年在冀中乡村演出,变脸这种带“炫技意味”的夸张表现形式,应该很受老百姓欢迎。

当然,韩世昌的六旦(贴旦)演得最是成功。譬如《闹学》里的春香,《学舌》里的胖姑,《拷红》里的红娘。他一把年纪的时候,仍然演出了“花面丫头十三四”的举止和神态,了不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