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海娇:是谁叫我“阿姨”?

订户

字体大小:

购物时被售货员或老板称呼为”Auntie”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朋友们打趣说,“再也没人称我们为‘小姐’了,我们老啦!”

老去,可说是人世间最无可避免的自然定律。不是人人都怕衰老。而怕老,也不尽然是惧怕自己容貌的变质。只有抵不住时间这熔炉,才是最令人惴惴不安的。不是吗?我们都曾被时间摆一道:与它多次竞赛,却还剩许多事未完成;完成的,又不尽都完善。怎么看,我们仿佛永远是输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