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舒达胜:生活红绿灯

字体大小:

早年到广东番禺兜销家具,认识了小茜的爹阿强,狮城同胞,他在那里经营一家家具工厂。那时小茜年幼,喜欢马路边的红绿灯,阿强抱她走过街,她总是回头指指点点: 再玩一次灯灯好不好?相处熟了,我嘛,一听到阿强聊起他家的八卦事,眼睛就像红绿灯般,闪呀眯的。

原来小茜的爹成为她妈咪家女婿前夕,买房事成了重点关卡。巧合?阿强回忆说,那个要命的煎熬时刻,正如最近湖南某地产广告:你与丈母娘的距离只差一套房,没有房你只能叫阿姨。后来,是小茜在狮城的爷爷受催促写了张金援单,小茜的外公外婆才肯放人,婚事红灯,叮咚一声变绿灯了。接着三年,小茜的哥和小茜分别呱呱落地……其实,在小茜出生前后,她的爹和娘心里又是纠缠打结,面对所谓“龙凤胎”之凤女要从母姓——番禺乡下娘家街坊间流传的风俗,风势还蛮强的。在女方族亲连番软硬交涉下,小茜的爹和爷始终拒绝削足适履,不肯穿下这双贴牌传统的小鞋,也筑起了防御共识:姓氏,祖宗传下唯一的资产印记,女男平等,岂能轻易涂写篡改。阿强心里那盏红绿灯,至今一直火红亮着。

食在广州,当年阿强近水楼台,食街纵横茶楼又菜馆,吃喝应酬飨客是他夜晚的生意经。如今养生忌口,设法摆脱三高的折腾。三高?听说是他到番禺艰苦创业头三年,硬给吃出来的。如今,药片随身携带,躲不掉的小宴餐食尾声,客人尝甜点他讨白开水吞药。我讥他真听药房的话,他苦笑:医生半年验血后才见一次面,但家里那盏小红绿灯早晚闪呀嚷的,真难应付。小茜除了啰嗦她爹三餐的菜单,特别喜欢数算阿强抽屉里彩色药丸的存量。难怪。

年初,小茜全家回狮城探亲,陪他们逛乌节路,阿强耳语提醒:小茜在,过马路绝对遵守灯号规定。原来好几次,阿强在番禺滑手机走路,追绿闯红差点遭车撞着。于是小茜没大没小多了句口头禅:闯红灯,要老命呀!阿强啼笑皆非。一回小茜问我,哪些人会闯红灯呀?难说,起码有两种:目中无灯者,胆大抢险强而盗之;左顾右盼者,心虚从众小偷几回。哇,街上有强盗(抢道)小偷?小茜似懂非懂……红毛人直白:马路上,人人可以做任何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情。我唠叨喜欢用典——《史记·礼书》说:人道经纬万端,规矩无所不贯,诱进以仁义,束缚以刑罚。大意是行事为人的道理,千头万绪,可用规矩贯通一致……今日,车水马龙人走路,街口的红绿灯就是小规矩小法律。闪闪红绿光影前的众生相,或急功近利,或循序前进,你我庶民一念之间。

私事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见方圆规矩;驾车步行过桥穿街巷,红绿灯随遇而安。耳闻,你我静心停候红绿灯的分秒光阴之累积,等于天命年寿外的红利岁月。信而守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