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蔚铿:老家旧故里

订户

字体大小:

自从小学毕业后从有小桥流水古道的乡村锌板屋搬到勿洛的政府组屋,我们家再也没再搬过。对面的邻居都搬了两回,当年住在附近大家有个照应的叔婶姑表们都已搬离这个社区,只剩下我们这家“钉子户”,数十年屹立不动。

在我小学的毕业刊里当时列下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如果现在还有当年在五湖四海的同学心血来潮想寻人,只要在号码前加个6字,一样打得通,还是我那位当年健步如飞现在已年迈行动有点不便的母亲接听,不过得让电话响多几下才好挂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