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段青春:脚踏车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如果要自由惬意,一定是在脚踏车上。两个小小的轮子,承载得了我,也承载得了我的小时候。觉得唯有脚踏车,是我从小就没有丢失过的东西。

刚学的那段时间,很是迷恋。但车比我大得多,五六十年代的脚踏车,很老很旧的一个款式,扶杆都生锈了。读一二年级的时候,父亲老骑着它去市中心买杂货。有几次路上遇见他,就一定跟他说我要退学。他总是笑了笑说,好,明天就不用去了。我白高兴!晚上遭母亲骂,第二天只得又去。后来开始学习踩脚踏车,多是在路上自己学。偶尔有朋友爱玩,从后边用力推。跌跌撞撞的时候多,但就是喜欢驾驭着它,听两个轮子转动时发出的声音。学会不久,母亲就要我载着最小的弟弟去路口剪发,说额头上边留一寸发,头后边剃光了。我把弟弟放到脚踏车前架上的儿童座架上,到理发店后给他剃了个光头!也不知是没有记住还是说错了,返回后弟弟还在车架上,母亲就笑得几乎跌坐在地,我却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记错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