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再藩:风中口占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一期,在本栏写了我与陈徽崇词曲合创的《花踪之歌》。刊登后回头一看,觉得太过流水账,仅仅记录了这首歌曲当年的“组装过程”,歌的质感却全未触及,不免兀自懊恼,暗忖愧对故人出类拔萃的作曲才华。

其实,一首歌曲诞生之后,落入不同的编曲手法与演唱风格,也会产生与原创气质截然不同的效果:幸运的是锦上添花,反之就像我上一篇稿,索然无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