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一九七六

订户

字体大小:

法国先生是个无心装载的听众,左耳入右耳出已经算很给面子,通常完全充耳不闻,教人怀疑耳膜结构是否有先天或后天缺憾,同情油然而生。这原本无伤大雅,世界上拥有顺风耳和大象记忆的人少之又少,但偏偏喜欢提问,同一条问题兜个圈又再重播,答了等于没有答,真是烦不胜烦,翻白眼没有实际效应,唯有从夹缝中找寻乐趣。像那天坐在撒特里井剧院等开场,他又漫不经心问,“这里你第一次来是什么时候?”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