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竹林深处有……

上个月出国小憩,与酷爱大自然的台湾长者,浩浩荡荡登上阳明山看竹子。竹林之约,是在我赶美国念书之前,与他们的约定,这些年来总是念兹在兹。这回能“一亲芳泽”,还有专人讲解,虽然烈焰的夏日全程注视着,心情却和煦如风。

边走边观赏着纱帽山、大屯山、七星山,心里满是感恩。第一批在此“走”路的人(还有国家公园局在建设路灯和路牌时),不知是如何在没有高科技之下,开辟蜿蜒山路呢?一块块的石头,垫成了九弯十八拐的小径……当年,他们凭着“遇山开路,遇水筑桥”的精神,从第一锄开始,就给后人留下一条步道,一份无价的馈赠。

细细欣赏竹子之余,我还两度钻入竹林丛中,感受一下友人叙述的,当年捕山猪的人曾躲藏的深处。时隔多年,当然是无法想象原貌。沿途我拍下不少植物和昆虫的照片,走着走着,带路讲解的专人突然往地面一指,解说:“瞧!这是蜣螂,又叫粪金龟、推粪龟!”

“什么?推粪?粪便的粪?”

我兴奋雀跃之情,溢于言表,也不怕他们笑这从小在城市长大的人,孤陋寡闻。乍听之下,这小蜣螂好像一无是处。它一生就推着粪土,在不平坦的地面滚来滚去?推往何处呢,为了筑洞穴?铺房子?

“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友人补充。哦,我刚想说,我这刘姥姥这趟出大观园还真是……就有人叙述:“别看这吃粪的蜣螂,它有很高的中药价值呢,你服用的中药,说不定也曾有……”正拾阶而上的我,一听,差点没一脚踩空,失足摔下。

惊魂甫定后,我仔细观察,这圆形黑不溜秋的小家伙,用头顶住小块污物,前掌神速地搓呀搓的,眨眼间一个比自己还大的污球就成形了。最不可思议的是,它隆起背脊,翘起臀部,头颅朝下,竟然是前足撑地,后足推污球……往后倒退!开倒车?此君是如何看路啊?会不会遇上“抢匪”,抢夺粪球?想到这里,自己禁不住笑了起来……

抬头仰望,左右两侧竹林,密密麻麻地伴随着山势,通往天地交接处,我脚下,则有不停劳作的推粪龟。这一动一静,都有各自的尺度。“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出发前,有人对我说。休息,一个不慎,成过度休闲,也会让人陷入桎梏。所以,适度小憩最为佳。我停息止步,不是为了攀得更高或走得更远,而是一种沉淀,也是为了拾起曾失落在急速的步伐里的景观。

阳明山的景观——或蹲下来,观察花卉;或钻入竹林,探个究竟,甚至跪下看清各类昆虫,无论哪个角度,皆可耳狩目猎大自然生态。多感受那令人摸不透的气流变化,怵惧的高山林相,也是提醒人类:多收敛一下吧,那自我为尊的狂妄心态。

走笔至此,这专栏也将小憩两个月,沉淀去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