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宏墨:倚窗听诗

订户

字体大小:

86年在上海工作时认识了当地一位写诗的记者,随后在前往杭州的火车上,将他的一首诗谱成了曲。当时,有一种想法:若是能为自己生长地的诗作谱曲,应该会更有意思。可是回国后,为了刚起步的摄影工作,忙得只能把这事给搁在一旁,这一搁,竟然搁到2009年。

记得那天在飞往北京的六个多小时航程里,大部分的时间几乎都在与志礼兄畅谈文学。自从20年前那位女生离开后,漫长的岁月里就再也没有人可以与我聊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在那一天的天空上,我又再次快乐地飞翔在文字梦想里;我们谈创作,我们约好诗乐的合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