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裕

风起了

每一句当面说出来的话都在传达真挚的心意。每一份送到对方手上的心意都蕴含人情之暖。简单生活追求的是这份余裕。

以设计素雅见称的日本生活概念连锁店新加坡旗舰店本月开业。它试过90年代撤离新加坡市场,以清场大促销的形式告别新加坡粉丝。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它再次登陆,并用另一个10年开设旗舰店。

它当年撤离新加坡,其中一个原因是本地消费市场不像欧洲、日本,能够欣赏低调包装,实用设计的消费者仍是少数。需求不足,供应也就难以为继。而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新加坡消费品味和消费力已和日本、西欧国家的主流看齐。它能在岛国消费心脏地带遍地开花,不以为奇。

一个具有指标意义的国际品牌在岛国受到欢迎,验收的不仅是本地市场需求,生活方式的演变,也检验一个社会的富裕程度。

岛国的薪资水平和区域国家相比属于偏高,很多国人到发达国家日本消费一点也不心疼,甚至觉得比在自己的国家买东西吃东西,消费得更加痛快。在推崇在地消费,支持本土创造的现代消费生活,这部分国人的消费心理折射出本地消费文化的贫血问题。

舍得花钱和懂得花钱毕竟是两回事。商品选择乏味,消费文化浮夸,欠内涵正好反映在岛国主流餐饮业、零售业的服务水平中下,消费价格却向高看齐的畸形现象。

即使是本文文首提到的日本生活概念连锁店,进驻岛国十余年,一样难解劳动市场供应不足、培训素质马马虎虎的困局。

以这家连锁店的餐饮服务为例,同样的菜色,由于食材新鲜程度有别,烹调手艺有差,日本和新加坡的美味指数是差一两个级数的。但真正暴露新加坡服务业的弱点的,是服务人员对品牌价值认识不足,服务意识归零的基本问题。

举例,该店提供菜饭选择,销售概念其实就是经济菜饭,但是菜品较健康,选材富心思。我到旗舰店的餐馆用餐,点了三文鱼蔬菜沙拉,服务生懂得用量重机确保足秤,但毫无common sense(基本常识),竟然一味地夹蔬菜,三文鱼肉丁只给两小丁块。在日本,同家连锁店的服务生会懂得将心比心;既然菜名三文鱼蔬菜沙拉,三文鱼和蔬菜比例绝对保证客人满意,不用我干瞪眼,怒火静烧。

开店前准备不足,直接给客人机会藐视店家虚有其表。这家餐馆才开店半小时,我连续选择两款饮料都因为材料不齐而无法供应。更加匪夷所思的是,店员竟然建议我接受少了主材料的饮料。一杯售价7元余的饮料怎么可以让客人接受次品?当商家选择牺牲品质,也就是放弃建立信誉的条件,更别说培养服务人员应有的自豪感,也不可能赢得客人的尊重。

服务不够贴心的文化现象,价格高于价值的扭曲市场并不是个别服务员,或者个别商家独有的情况,而是形成这样的消费形态的社会共业。

虽然物质生活变得富裕了,但人们没有余裕去反思什么是终极的关怀,检讨当下的决定和行为如何违背道德的底线。如果物质发达的结果并不能滋养心灵,让人生活得充实,那么无论是就业生态或者消费形态都很难往人文方向靠近,只会陷身反人文的黑洞。

上个世纪末,设计界和时尚界把“less is more”捧作审美标准。简单之美,日常之美在于去芜存菁的过程。中国哲学家孔子称“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那是古人对“简单之美”的诠释。

每一个重大决定能经过深思熟虑。每一个影响他人的动作都富有深意。每一句当面说出来的话都在传达真挚的心意。每一份送到对方手上的心意都蕴含人情之暖。简单生活追求的是这份余裕。生活没有余裕,富裕也只是装饰而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