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三家咖啡馆

订户

字体大小:

自恃有枝盲公竹,起程前没有认真做功课,人的堕性太可怕了,可以偷懒便偷懒——正如许多年前黎小姐一位来自台湾的闺密说,能够坐下的时候绝对不站起来,能够躺下来绝对不会坐着。

况且第一晚饭后在巴黎咖啡馆喝薄荷茶,我已经非常满足,不觉得有发掘其他落脚点的需要。新区兴旺的十字路口,入夜后车水马龙沙尘滚滚,对面是法国领事馆,惨白的围墙后树影婆娑,似乎马上有个少女杜赫丝要亮相。她当然不是独当一面的女主角,而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旁观者,默默将所有衣裙换成最柔软的丝料,缓缓跳一支文字谱写的探戈。远东潮湿的风,吹到北非一样开花结果,子夜时分流浪街头的乞食者,唱的歌都是殊途同归的安眠曲,加尔各答和威尼斯,湄公河和塞纳河,颠三倒四把下半夜的梦糅成没有边疆的旷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