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吴庆康:金刚钻婚

吴庆康父母本周庆祝金刚钻婚。

字体大小:

后天,是父母结婚60周年纪念,查了一查,这是钻石婚,也称金刚钻婚。钻石已是坚硬无比,再加上金刚,其坚贞不渝更进一步,用来形容60年的婚姻,极为贴切,也显现其重要性。

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60年几乎是整个人生了,每一天可以发生的事情太多,多得我们无法好好回顾回首回想,很多未曾感受就已成过去,有些未来得及收藏就已忘记,有些匆匆一眼已成瞬间,一些没料到会深藏在内心的,却未必是最刻意珍藏的回忆。60年毫无疑问是漫长的岁月,对携手同行的两个人来说,从青春年少走到鬓角微霜再走到白发苍苍,必定更是感触良多温馨丰富内容复杂的一段过程。

只看过爸妈的结婚照,但从来不知道爸妈什么时候结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结婚,结婚时是怎样的场面,这些年来也从未与爸妈庆祝这个日子。偶尔和亲友聊起,也没得到什么一手资料。毕竟和自己有关,也有点好奇,最近一次我不经意问起,才知道那是1957年的8月4日。

我对婚姻没什么感觉,不是不相信婚姻,只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需要有一纸证明,一张纸很容易不见、撕破,而两个人的感情绝非靠一张纸就能维持,除非是为了下一代。所以一向不出席婚礼/婚宴(除非是工作/社交所需),看过太多离合之后,尤其是把婚姻当儿戏的年轻人,我觉得了解爱情的意义远远重要过结婚和举行婚礼(特别是耗费巨资超出预算欠下巨款的那种)。

我想爸妈不会忘记人生中那么重要的日子,但这些年似乎没看他们在结婚周年日有过任何庆祝,至少在我印象中没有。是完全没有想起,觉得没有必要,抑或不想劳师动众,我不知道。他们比较注重的是孩子和孙子的重要日子如生日或毕业日,我们小时候的生日少不了蛋糕,甚至在5岁之前还必定到相馆拍照庆祝。这相信是一般为人父母的心态,凡事以孩子为重,自己在岁月的过程中反而不知不觉被淡忘,直到很久以后,当华发和皱纹开始映现在渐渐虚弱的身躯上,下一代才惊觉有些更重要的纪念日习惯性被忽略了太久。

父母的婚姻道路想必也曾有过一些大大小小的风雨,组织家庭前和后,为了一些繁杂琐事和生活压力引发紧绷情绪难免。我略有一些模糊印象,爸爸曾有一段时期被派驻到科威特工作,也曾失业,这些生活上的别离相思和挑战都是一段稳固感情的考验。很小的时候也听过父母吵架,尤其是年轻时的爸爸喜欢到会馆搓麻将,我和妈妈就在会馆附近姑妈家等,有时等到午夜都还没等到人,妈妈开始不耐烦,气氛就僵了。其实我对麻将的兴趣是童年看爸爸搓麻将开始,我会自己跑上会馆,看大人们忙碌砌四方城,又碰又喊的,觉得非常有趣,对麻将的多变和组合留下深刻印象,也爱上会馆阿婶从冰箱拿出递给麻将友那沾有花露水的冰面巾敷脸时的清凉感。麻将馆的故事是我印象中的童年往事,但我相信那是父母60年共度岁月中众多重要的插曲之一。

最近得知父母结婚的日期后,开始筹划庆祝。可惜就在接近大喜之日,爸爸身体又抱恙,唯有延后再说。事实上,在这个家人分散世界各角落工作生活的年代,要每个成员回来聚首并不容易,但我已学会并接受缺憾之美,十全十美不一定要看得到,感受得到才重要。

结婚超过一甲子,依然相伴左右,那真是人生一项了不起的成就,我终于知道这将是我和人生伴侣要努力学习达到的目标;维持一段像父母的金刚钻那么坚韧不拔的感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