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向京:骑兵大瓶

1717年,奥古斯都二世用600名骑兵团跟普鲁士腓特烈·威廉一世交换151件中国瓷器,其中16件高一米的清康熙大瓶,被誉为“骑兵大瓶”。德国德累斯顿的茨温格宫瓷宫目前展出7瓶。(黄向京摄)

字体大小:

正是在茨温格宫的瓷器馆中,我们看见了史上赫赫有名的“骑兵大瓶”,“见证”了名瓷比强兵更娇贵宝贝的逸事。

打从葡萄牙人在明朝正德(1506-1521)通商以来,大量中国瓷器涌入欧洲,风靡200年。欧洲精英阶层桌面上出现巨大变化,由贵金属餐具过渡到使用高品质瓷器。18世纪初一套标准的餐器组约由130件组成,包括60个盘子,24个汤碗,21个上菜大盘等等,地位愈崇高,家中餐具愈豪奢。

根据美国阿肯色大学历史教授罗伯特·芬蕾(Robert Finlay)《青花瓷的故事》(The Pilgrim Art Cultures of porcelain in World History),当时欧洲君主从葡萄牙到俄罗斯沙皇都纷纷染上瓷疾(la maladie de porcelaine),堆积中国瓷器,一如宫殿和貂袍,其实在展示各自实力和气势。瓷器成为各国王室互相效仿,彼此较劲的身价通货,风气延至贵族、乡绅、富豪。

1688年后,威廉三世和玛丽二世从荷兰带回800件瓷器和台夫特陶到英国,玛丽二世聘请法国建筑设计师马若设计一间瓷器室,马若将大量瓷器摆在壁炉架上、搁板上、橱柜内、镜子前。芬蕾引用狄福所记,玛丽女皇在汉普顿宫(始建于1689年)首次向英国人展示了“将瓷器堆在柜顶,堆在文具盒,堆在壁炉台每个空间,一直堆到天花板,甚至专为瓷器设立层架,安放在需要的位置,直到花费过大到伤身伤财,甚至危及家庭、产业的此种“要命、过分行为”。这无疑是向法国路易十四王的特安农瓷宫示威,特安农瓷宫全室陈列瓷器收藏,家具都是用仿漆器材质,饰以青花,到处垂挂青花丝穗。当路易十四1686年从暹罗大使获得1400件清代康熙瓷,常在凡尔赛宫使用瓷器进餐。

1702年,普鲁士的腓特烈·威廉一世在柏林附近的夏洛滕堡宫制作了一个镜柜,收藏他的400件瓷器。俄罗斯沙皇彼得大帝造访荷兰,也回国在彼得霍夫附近的孟雷席尔宫中专辟一间瓷器室。

所有“瓷癫”之中,首号恐怕要颁给波兰国王奥古斯都二世强力王(Augustus the Strong,1670-1733)。这位身形魁梧、力大无穷而绰号“强力王”,据说可徒手折断马蹄铁、单手破墙。他年轻时去过凡尔赛宫,以路易十四为偶像。尽管奥古斯都二世的波兰首都在华沙,但他长期居住在出生地萨克森首府德累斯顿(Dresden),进行大规模建设,将之打造成璀璨的文化之都,著名的茨温格宫(Zwinger)是其一。正是在该宫的瓷器馆(Porzellansammlung)中,我们看见了史上赫赫有名的“骑兵大瓶”(Dragoon vases),“见证”了名瓷比强兵更娇贵宝贝的逸事。

事情发生在1717年,奥古斯都二世用Wuthenow地区600名矫勇善战的骑兵团,跟“兵士大帝”的普鲁士腓特烈·威廉一世交换151件中国瓷器。这些瓷器来自夏洛滕堡宫,交易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其中16件高一米的康熙大瓶,被誉为“骑兵大瓶”。我们看到了其中七件,无论青花花草繁纹,还是尺寸品相之水平,都是少见的。奥古斯都二世最初建宫展示时,将之摆在显要居中位置,由此可见在强王心目中的地位。根据合约,奥古斯都二世应该交上骑兵团全副武装,但他只交人不给马,呵呵,这是后话。奥古斯都二世还不满足,1723年时又向荷兰买了一些中国瓷器。

这些欧洲君王都渴望自己能制造出瓷器,而不只是向中国购买。1701年,柏林有个自称将银币炼成金子的炼金师博特格(Johann Friedrich Bottger,1682-1719),被威廉一世追捕,逃到萨克尼森,落入奥古斯都二世之手,终身被关闭在德累斯顿一座城堡的实验室中,和契恩豪斯一起,最终成功研发出“白色的金子”(瓷器)的制瓷秘方。1710年,奥古斯都二世的萨克尼森王家瓷器厂在迈森(Meissen)开设,在萨克尼森发现高岭土层,使之品质产量大大提升,自此大大满足了强王的陶瓷欲。

根据瓷宫出版专刊,奥古斯都二世去世之前拥有3万5000件中国、日本和迈森的瓷器,规模之大,欧洲君主中堪称数一数二。这些瓷器在二战期间送往附近的城堡与煤矿厂以免惨遭战火之殃,后为苏联军队发现,送往苏联。1953年,苏联政府保留珍藏的其中一成,其余交还德国,1958年在整修后的茨温格宫展出。

我们看到的瓷宫摆设出自纽约建筑师 Peter Marino之手,以法国丝面镀金支架衬托中国与日本瓷器之美,一面又一面墙壁琳瑯满目,一一拍完手酸得不行。这里有丰富壮观的康熙青花五彩和乾隆粉彩,西方陶瓷研究有专业术语:康熙五彩是famille verte,雍正、乾隆以后的粉彩是famille rose,这还没包括famille noire,如此专精。而且大批珍藏只展出一小部分。迈森陶瓷展厅部分更设计成旋转花园,展出相当完整。

待得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等陆续知道制造陶瓷的秘方,从此,瓷器中国失去了之前的垄断地位,18世纪后期欧洲各国基本上不再进口中国瓷器了,造成中国瓷器业的衰落。我们看到劫后余生的中国瓷器盛期之精美,恐怕已是最后的辉煌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