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论》书

说黑道白

友人最近在社交网络上传来一个简短的视频,颇为风趣。

话说一个在学习中文的外国人与朋友上街,朋友对他说:“不好意思,我要方便一下。”

他问:“方便”是什么一回事。朋友回答:上厕所的意思。

可是,他不明白的是:第二天,有个美女却对他说:“你方便的时候,我请你吃个饭。”

尤叫他吃惊的是,有一种食物居然叫做“方便面”!

近日“渎”字在岛国引起风波,引发热议与反思;多篇提及华文教学的文稿,先后见报。友人打趣说,这个视频岂非是个好教材。

话虽如此,“方便“二字涉及“雅称”,亦算“同物异称”或是“同实异名”,在岛国现实生活中很少有机会用上。除此,“方便面”在这里叫“快熟面”,不会有歧义。不过,随着新移民逐年增加,或者到中国大陆旅游,学之记之,“方便”自己,也“方便”他人。

闲扯至此,我不由自主又翻阅了林万菁博士的新作《论学杂著丛稿》的好几篇鸿文,谈的正是华语教学的方法,同时触及字词的规范以及“兼称”。

例如:《由字及词进而扩大词汇量》一文,万菁提出个人的心得,以一个“天”字为例,认为“学字不忘词”是非常基本的概念,否则,单独学一个又一个的汉字,到头来没法子灵活使用,缺乏表达力。《华文教学中扩大词汇量的一些方法》里,他主张“以词学词”,“带”出新词或生词,不过,他提醒必须有选择性地处理,适而可止。最理想的做法是,提示比较急需掌握的词汇,让学生在短时间内举一反三、闻一知十。《论词汇分级在语文教学中的重要意义》中,他大胆指出词汇的分级,原意应该是方便教学,而不是设下界限,令人却步。《论汉语构词中的语素加减律》是他的新概念,用以概括构成词儿的语素变化规律。他认为把语素分析出来,或加或减,重新排列、组合,大体可看出词与词之间的微妙关系,也可以间接说明“词”与“非词”的实质意义,只要把构词理解为可辨认的系统,那么,对“语素加减律”的探讨,便能解决不少纠葛纷纭的情况,以简驳繁,可以更准确地判别词语的使用误差。

毕生从事教学的万菁,从这几篇文稿内以多个角度切入,旁征博引,用大量跟周边生活相关的例子,或叙或议,简净明畅,流露他对文字的敏感。

文中多处提到“循序渐进、在精不在多……有些词汇可以举出,不必要求学生马上学会,不是要测试他们的记忆力,也不是要加重他们的学习负担……”让我看到了他对学生的关爱。

万菁博学多才,研究范畴颇广;词汇、语法、修辞,汉英对比、文字学、训诂学、中国古典与现代文学、鲁迅研究、新加坡华文文学以及书法绘画等,皆下了一番苦功。《论》书内的《方修作品所展现的人文精神》《读叶钟铃编〈陈省堂文集〉》《评郑远汉〈修辞风格研究〉》《评〈20世纪中国修辞学〉》等专文,即为他的研究心得,极富参考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