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小见大

古典音乐作品有大小之分,短小随兴的创作谓小,精心构思的交响曲协奏曲之类是大。

不过,作品的内涵和价值,其分量其意义,却不能以它们的“大小”来一概而论,“大而无当”和“以小见大”的情形经常存在。

最近观看一段视频,深有感触。那是乔治·索尔蒂早年指挥某个德国乐团演奏瓦格纳的“唐·豪塞”序曲,他的指挥风格是强强对话型的,动作幅度大(像体操运动员),直截了当,全身心投入,仿佛非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能将“唐·豪塞”序曲的疾速演进始终险险控制在理性的轨道上,不违背音乐发展的自身根据――真替索尔蒂捏把汗,也真替瓦格纳音乐捏把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