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萱:嗡嗡小蜜蜂

蜜蜂原来是视障,她们只能辨识光暗,但不能看见形象。那不更是伤心吗?什么狂蜂浪蝶?白白担待了这名声,蜜蜂一辈子连自己亲密接触的百花都没看清楚啊。

有时,看见闹市中的麻雀我会为它们发愁:在空气污浊的环境里飞来飞去,装进了那么多人类制造的废气,小小的麻雀会不会患癌?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