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再藩:云南园旧事

订户

字体大小:

午夜,在微信里滑过何华先生的“窗口”,看见一张曾经熟悉的脸孔与名字,陈有勇。我心头一震!

那是何华为下篇专栏稿《记住陈有勇》而写的注脚。陈有勇这个名字,宛若朝深远的南大湖,抛出了一个石子,咚的一声,激起回忆湖心圈圈涟漪。

陈有勇,是我在南洋大学最早认识的其中一位新加坡同学。1972年,他在地理系大二,我在大一门外的先修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