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安:我和优惠网站的回忆

我的“处女”网购经验是献给了团购优惠公司Groupon。

对于当时还是个穷大学生的我,分文必省,每一次的网购经验都是一段风险,担心货物品质差,用不久就开始坏;也担心优惠的条件和自己预料的有落差,比如出国的优惠是否包机票和接驳服务等。网购的担忧重重,似乎在踮起脚跟跨越激光迷宫。

虽然担心,但优惠网站提供的方便依然虏获了我的心。那时住在学校宿舍里,特爱买些什么的来让房间舒服一些,又爱旅行,所以买了棉被、背包、行李磅秤器等。有些在实体商店找不到的用品,很容易就能在优惠网站找着。首次收到网购货品送上门时,我乐得像5岁小孩收到任天堂游戏机那么开心,好像圣诞节提前降临,圣诞老人特别眷顾我的感觉。

网购也是我制造有人出自关心,递送礼物给我的假象,款待自己的借口。毕业工作后,我从优惠网站买了船票,拉了一家人到峇淡岛消闲。网站上的优惠横跨美容、饮食、旅游、用具等,我个人就偏爱后两样。偶尔刷闷了社交网站,便会到网购网站的用具类别“逛街”。

几个月前,Groupon宣布被Fave收购了。我看到消息后,顿时有一股不吐不快之感,有一种好伙伴被牵走的感觉。虽然Fave和Groupon一样专打优惠网购,不过主攻的是美容、美食、健身市场。不久前,本地的贡茶连锁店也换名换口味,伴随着许多人的奶茶口味渐渐淡出狮城。

近几年,我们送走了武吉布朗坟场,以及达哥打弯组屋区、梧槽坊组屋等建筑体。实体的钢骨水泥建筑体,集合了祖先的灵体,几代的童年回忆,以及建国一代所守候着的情感。消息传开后,引起了巨大回响:人流重返,集体签署请愿书等,渴望保留地方的力量大过天空,没什么人去理会一个优惠网站或奶茶连锁店的消逝。毕竟,它们的消逝是出自于理性的商业决定,提供的是物质享受,比起提供一个屋檐一个社区的建筑体,哪个的消逝会比较心痛?

无形无体的网站、应用软件,好比存在于变化多端的商界宇宙里的小小尘埃,变得不够快、不够大,就得轧上另一家公司,才会有足够的商业价值被消费者注意到。

我们已经和这些消费工具亲密地相处在一起,它们甚至出现在我们成长中谱写的精彩回忆里。当我们城市人生活上的方便和智能手机、应用软件等越来越离不开关系时,某种程度上,它们已经和公共走廊、组屋电梯一样,密切地走入我们的空间。没有它们,惯例的生活习惯肯定受阻塞。那它们的消逝,是否会像它们的崛起一样,泛起一波波的回响呢?

有没有人想过,如果有一天Grab和优步退出本地市场,新加坡人会如何反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