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若芬:过两天就好啦

上善若水

再过两天,就好啦。这暂时的难受,会的,习不习惯都会过去。

一天中气温最高31,最低12摄氏度是怎样的概念?

去青海西宁之前查了气象预告,维基百科说这里海拔2275公尺,年平均气温6度。想到要去海拔3260公尺高的青海湖,行李箱里塞满了长袖内衣、套头衫、毛衣、连帽夹克,准备到高原避暑。

出了西宁曹家堡机场已经过了午夜12点。我穿上了毛衣外套,咦?轻风送暖。

高速公路旁的巨型大楼有些仍睁着明亮的眼睛,没错吧?我不是要到广漠的高原吗?

住进旅店,凌晨1点多。第二天早上会议开幕式后,我将第一位发表主题演讲,赶紧准备梳洗就寝。

我把室内的灯全部打开,床头有两支摇控器,都是电视用的。

好吧。那就手动开冷气。

找不到。墙上没有冷气开关。

墙上也没有冷气。

不会吧?

打电话问前台:“请问冷气机在哪里?”(你们藏起来了吗?)

“没有。”疲软的女士声音。

啊~不会吧?这种价位等级的旅店,连冷气机都没有?

那么,借个电风扇可以不?

“没有。”我怀疑我在对着机器人说话,她的声调和前一句完全一样。

“可是……很热!屋里很热!受不了!”如果她还是回答“没有”,我就马上冲到一楼看看到底是不是机器人在做客服。

“过两天就好啦!热的话开窗。”她说。(这句话也是预先录音的吧?其他房客怎么过的?)

我拉开白色纱帘,找到窗户──大约60公分宽,80公分高,已经是开着的。

不能再消耗时间和力气,我要洗澡睡觉了。

让房间有点人气,我拿起那两支电视摇控器端详了一会儿,第一支是开关电源;另一支用来选择频道。第一支怎么按也没反应,是电池没电了吗?

把我演讲用的简报指示笔内的电池拆出来替换。哦,不是摇控器电池没电,是装反了!

弄妥了电池,打开电视,却只有蓝色的画面。另一支负责选择频道的摇控器派不上用场。

放弃了。我洗澡去。

不会吧?忘了问供应热水的时间,难道过了午夜就立即用光了热水?

我一边用冷水浇着身体,虽然屋里很热,洗冷水澡还是担心受凉。一边想,刚才洗脸时明明还开了热水水龙头,应该有热水的。

改开漆绿色记号的右端水龙头,呼呼!热水源源喷出!

也就是说,红色是指冷水开关?绿色才是热水?

辗转反侧,我掀开棉被,翻身趴睡在棉被上面。

不行。好像闷到无法呼吸。

我起床站到窗口,没有风。

没有风,我就自己制造风。打开折扇扇风,好微弱,我连手也举不起来。晕睡到天明。

大陆的会议通常都有午休时间,我走回旅店。平时没有午睡习惯,但昨晚几乎没怎么睡,我的演讲任务完成了,可以松一口气小躺一下。

哇!中午的房间比昨晚还热!

刚歪倒床上,敲门响三声,服务员喊着要整理打扫房间。

“你们可以过半小时再来吗?”打开门,我说。

“我们很快的。”一高一矮两名中年妇女,不等我反应,直接进房间,用青海话继续聊着她们的话题。

想到早上出门时请旅店修理电视,顺便问她们怎么开电视?她们拿起摇控器按了几次,高个子打电话请人来调整。矮个子对我说:“电视关了就会不能看。”

“所有的房间都没冷气吗?”我问。

“我们这里不热的,不用冷气。”矮个子指着窗台下的暖气管说:“用那个,要用半年呢!”

“可是……实在很热,睡不着。”我扇着扇子说。

高个子笑了,说:“今年特别热哪!没这么热的,过两天就好啦!”

那天晚上,我仍然睡在棉被上,梦见在沙漠里尿急,走啊走啊找厕所。

再过两天,就好啦。这暂时的难受,会的,习不习惯都会过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