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1997

1997,是个多事的年份。那年发生的众多历史事件中,我特别记得英国戴安娜王妃在巴黎遇车祸身亡与香港回归中国。两个不巧都和英国有关。

戴安娜葬礼现场转播时,还在念大学的我独自在家观看。客厅里那台肥笨的电子管电视机,把伦敦西敏寺教堂里悲伤的气氛,传送到了新加坡这个四房式组屋里。电视画面里两个小王子随父亲和舅舅走在母亲棺木后为她送行。威廉金色的刘海隐约遮盖他低垂的双眼,哈里的目光有一丝疑惑与不满。我看着眼眶也湿了。那时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怎会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掉泪。

当时对戴安娜的认识非常有限,只知道她与查尔斯王储婚姻失败,爱做慈善,时髦漂亮,衣服很好看。这几天上网观看了英国电视台为纪念戴安娜逝世20周年所制作的节目,才对这个人民王妃有了深一层的认识。在节目中首次公开的一系列她与演讲教练对话的录音带中,她透露了不少心事。其中一个细节特别让人感受到查尔斯对她的冷淡。在一个海外官方活动中,戴安娜因赶场长时间没进食,体力透支当众昏倒。事后查尔斯非但不关心她的健康,反而怪她转移媒体视线,说她应该找一个无人的角落晕倒。戴安娜也透露婚后她自己努力摸索学习负起王室责任,但查尔斯对她的努力完全没看在眼里,促成她后来决定不再做查尔斯的跟的夫人,开始独自出席公开活动,发展自己的慈善事业。此后戴安娜像浴火重生的火凤凰。她为推广国际反地雷运动亲自踏进地雷区视察,打破许多人对爱之病的禁忌在医院拥抱一个身躯瘦弱的爱之病患者。这些画面打动了全球无数人的心,也把她推上了天使的神台。

如今威廉和哈里王子大走亲民路线,形象讨好,普遍上被认为是英国王室现代化的代表。 但回想起来英国王室2.0版其实是由戴安娜开启的。

香港97回归,我也看了交接仪式的现场转播,并认识了彭定康这个名字。当时大家关注他是否会按照香港总督卸任时的传统,乘车在香港总督府前绕三圈表示将来会旧地重临,但彭定康的车子只绕了两圈便开走。交接仪式上英国米字国旗徐徐降下,随后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响起,中国国旗与香港紫荆花特区区旗升起。这个象征性的画面向全球展示了大英帝国的没落与中国的崛起。

回来看20年后的今天,英国还在忙着为脱欧的乱摊子寻找最优雅的下台姿势,中国则继续巩固着其世界强国的地位。2017年,中国在香港主权移交20年之际称承诺香港50年不变的《 中英联合声明》 是不具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不久后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不敌末期癌症辞世;随后而来的是黄之锋等三个香港学生领袖被判入狱的新闻。

当年有一首很红的歌叫《我的1997》。颇具颜值的文青歌手艾敬轻快地弹着吉他唱着她对香港回归的各种期待和幻想。今天听起来却有点悲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