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白露为霜

“候鸟两老”北飞热带岛国前一日,正值深秋。上午往超市购物,门前草坪上一片灰白,原来结霜了。屋檐下的温度计是2摄氏度。时间:上午十时。到底是深秋。

不由想起前年回国养疴,在基督城大清早看儿子“铲除”车子挡风玻璃上的薄冰——那其实是霜——,情景更是凛冽:零下2摄氏度。基督城秋冬两季一般都比奥马鲁冷。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