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炎夏的夜晚

香港的夏天热起来温度和赤道上的国家不相上下,这天气行山不是好主意,爬上山顶时已上气不接下气,山顶大树少无法遮阳,最容易中暑,晕厥的分秒必争只能靠飞行服务队的直升机,肯定是报章的新闻,加送网上讨论区上活该的耻笑。这样酷热的盛夏,空调机是恩物,能留在冷气房里是福气。

事实上这福气太脆弱,当家里的温度越升越高,送风口喷出的空气是常温的时候,中央空调机似乎应验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风险,冬天它休息,夏天竟然罢工,不期然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在香港,空调服务公司的效率和金钱推磨对上等号,只有不付款的顾客,没有干不了的工作,说时迟那时快技术维修员已降临在大门口。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有其深远的智慧,两样最重要的东西,大脑似的电路板和心脏似的压缩机路走到终点,几万新元的空调机只剩下躯壳和支干。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