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怡心:看不见的路

人生这条道路,你怎么走?

字体大小:

唯有走到路的尽头时,我们方能明了自己究竟走完了一个怎样的人生。

一些人事,原以为辞别之后就永不再见,遂隐身于时光之流。就如长久不曾探访的幽僻道路,无人问津,逐渐被青苔盘踞,可走的途径因而被掩藏覆盖了。

浙江卫视的音乐歌唱选秀电视节目《中国新声音》第二季的盲选,周杰伦的一名学妹虽未能获得四位导师的青睐,但两人借此机会聊起中学校园的种种情景。周杰伦在中学时期为将来要走的音乐道路奠下了深厚的基础,但他当时或许未曾想过,自己后来踏上的创作之旅是几经辗转受挫,才得以走得更远、更长。

观看了节目之后,我的怀旧情怀一发不可收拾,连忙翻箱倒柜,找出中学的毕业纪念册。原来,身穿白衣白裙的回忆仍然完好地封存于中学的毕业纪念册里,并没有被岁月淘洗褪去。我以为中学阶段是左右、影响人生最关键的时期。在那段流金岁月里,我大量啃读文学作品,并受到启蒙激发,开始摇笔杆,勤于爬格子。当时的志愿是将来坐在家里与文字谈情说爱——当一名作家。老友K则是警匪港片看太多了,尤其着迷于王祖贤在《城市特警》的护士扮相,立志要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可不知朝往梦想的途中何时出现了岔路,我们俩都没有走上原先设想的路径。

我问如今已为人师表的K,是不是已经放下当初的梦想?K耸一耸肩应答,世事难预料啊!天晓得呢?人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沿途把一些人事留存在心上。唯有走到路的尽头时,我们方能明了自己究竟走完了一个怎样的人生。

对前途感到迷茫的学生,K总爱搬出宋代诗人陆游《游山西村》的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作为开导与指引。山重重,水漫漫,还有路可循走吗?人生的境遇绝非平坦直顺的一条途径,总少不了九弯十八拐,而现在看不到的路,并不表示它就不存在。

香港作家张小娴在《爱一个像男人的男人》一书中的自序里,提到她认识的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本来可以一直走在一起。然而,男方却选择独自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之路,很年轻就出家了。多年以后,张小娴问出家人,是不是已经放下女方了?出乎料想,出家人云淡风轻地微笑说:“哪儿会放下呢?为什么要放下?无所谓放下,也不需要放下,让它放在那儿就好。”我想,对于曾经错过偏离的道路,不曾踏访涉足的途径,无所谓走得到或不可走,无所谓过得去或过不去,亦无所谓放得下或放不下。人生的路,让它留在脚下,就好。

当年读鲁迅的小说《故乡》,觉得最后一段话颇具寓意:“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无论是今时渐被青苔攻陷侵占的羊肠小径,或是他日落英缤纷的康庄大道,都曾是一片荒芜空寥的所在。即使眼前没有任何看得见的路可行,只要勇敢果决地往前走下去,一步一脚印,终究会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慢慢地显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