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林仁余:更显触目的老饼模

木制老饼模,有朴素之美。

字体大小:

日渐消失的事物有种特别的美感,其美并非因为即将消失。

又是一年的中秋,想试做月饼解馋,翻出箱子里的那些饼模。

我有几个饼模粿模,最早的一个应该是桃粿木模,买它,不仅因为爱吃这类红桃饭粿,小时候隔壁家的老佣人会用大石磨磨米,有时候我去帮点小忙,把浸好的白米一勺勺添入石磨眼里,老人家累了,偶尔也让我们小孩推磨,白稠的米浆细细流下,在桶里翻出一圈圈的白。长长的下午,陪伴的是长辈们有一句没一句话家常的懒懒时光。奇怪的是,记忆里却没有米浆如何做成粿皮、包馅、入模、脱模、蒸熟的工序,或许我们回家做功课吃饭去了。少了结尾,多了悬念,难怪对传统糕粿有放不下的喜欢。很多很多年后才有机会在一位老人家的厨房里,完整地看了一次做饭粿的过程,只是谁家里都没有石磨了,不磨米浆,用的是方便的袋装粉。

看到饭粿的模子,或许勾起那曾经的午后阳光温度,几次想买,拿不定主意,我又不做粿,买来干什么?来来去去,后来还是敌不过心里的那个声音,终于买下第一个木模子,也没怎样用它,只收在箱子里。又过几年,当塑料粿模上市时,庆幸自己藏有个旧木模,它虽然像新的一样没用过,怎么说也已走过好几年时光,添上一分老旧。

陆续又买下红龟粿模和月饼模,大个小个,沉甸甸的木质,雕凿出来的花样,有手作的亲切。开始注意它的图样、手工,相信说木头做的和塑料制的真有不同。

有一次看到一批旧饼模,图纹和我们一般所见不同,有鱼有花有兽,民俗味颇浓,卖的人也说不出这是什么饼什么粿的模子,我忍不住买下好几个。这次把木模都翻出来,就是想试试这些旧模,看做出来的月饼会是什么模样。

网上视频里看台湾一位专门做木饼模的师傅,家里收集了各样的木模,尤其那些有历史的,花样雕工非常漂亮。老师傅却说,现在买木饼模的人少了,生意难做,他也渐渐地只专为饼家制作饼模,因为这类模器价钱较高。

是的,木制的饼模粿模恐怕有一天会消失。以前人过节,家里自制糕饼,难免需要一些模器,因此支持了制作这类模器的一批手工艺人的生计,现代人过节,到商店里买工厂大量生产的糕点,一样也可以过节,哪来闲情玩做饼做粿这件事;另外,就算难得有人愿意动手,上网店搜寻一下,新潮的塑料饼模一大堆,价钱又便宜,木制的传统模子当然没有出路。

日本漆器艺术家赤本明登的书《造物有灵且美》,记录民间手艺的美,他写道:“一件从人的双手与细致心中诞生的工具 ,使用起来会有一种亲近肌肤的舒适感,现今时代,这样的东西已经越来越难寻觅。”书中说到有人收集韩国人酿泡菜、甜酱的大瓮,因为是生活中不可欠缺的工具,过去韩国人家中院子里有摆放大小瓮的瓮台,如今这也消失,被淘汰了。收藏者说,瓮是朴素的家常用品,它们就是为了让人用,要使劲使用才行,所以他家里摆了不少这类瓮,寻找各种方法使用它们。对他们来说,这些瓮虽然不再像过去那样被人们需要,可它们的使用价值并没有消失,如果不留住它们的话,它们就会永远消失,所以他努力的收集及使用它们。

赤本明登看着这收藏者的举动,说了一段话:“日渐消失的事物有种特别的美感,其美并非因为即将消失。从开始到终结,美一直都在,但似乎无人注意到,不,这么说也不太对,就如同夕阳,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所以那种美更显触目,非同寻常。”

幸亏我手上还有几个老饼模,能欣赏到这更显触目的美,也希望能用它们做几个月饼,赏个美丽的中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