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吴庆康:祖孙同行

祖孙同行心手相连。(吴庆康摄)

字体大小:

每次两个侄女从香港回来, 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探望她们的祖父母。祖孙在一起的时候总会给家里带来一些欢愉气氛,尤其是小孩无忧的吵闹声,感染力无限,给满屋子灌注满欢笑,大家都精神起来。最明显的是每隔一段时间(而这段间隔期越来越长)才有机会见得到孙子的两老,脸上会有光彩,珍惜难得与孙女的相处时光。

孩子终究会长大,然后渐渐都会有自己的生活,除了原有的天真也开始有成长的烦恼,祖孙之间的相处时间必定慢慢减少,双方的情感必定会有所改变。不是变质与否,只是在一起的时光长短和方式不再像以往,尤其是当孩子长大后,能抱起她们像娃娃般亲的次数越来越少,直至再也无法将她们抱起为止。

除了孩子会长大,父母的年纪也越来越大,当他们花了一生的时间牵挂的家庭成员都有了自己的走向,生活上大小事也都安定了下来,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满足之余或许有点失落和空虚,与孙儿的互动因此能填补安享晚年过程中的某种不足。

这或许是很多家庭的“传统”,家中长者总是与家中最小的成员较为亲近,每当有家庭聚会,最年长者总会先“慰问”年纪最小的,最年少的也会开心地回应,然后其他家庭成员间的互动才慢慢热起来。这或许也是很自然的事,成年的家庭成员总被许多工作和生活上的繁杂事物所困扰,心不在焉是平常事,安抚慰问父母的重大任务,不自觉交给下一代进行,往往也事半功倍,可见祖孙之间除了亲厚的关系,更有凝聚家庭的作用。

这两年两个侄女回来新加坡的次数和日子锐减,好几次回来更是为了亲戚朋友的白事,欢愉气氛自然受到影响。庆幸的是她们与祖父母的互动仍在,特别是一起外出用餐时,牵扶老人家的任务也落在她们身上,看老少的几双手紧紧互牵,小心翼翼地慢步走,即便只是望着背影,都倍觉温馨。

两老这两年已学会用社交媒体和手机的一些应用软件与长年在国外的孙儿沟通,这真是科技为相隔两地的一些家庭所带来的最大福音。祖孙之间定时发短信和互传照片问候,把最远的距离化为最近的关怀,这是再忙也能做的事情。有时,老爸的手机或电脑有问题,一向急性子的我未必有耐心或能力解决,于是当侄女回来时,老爸即刻找机会向孙女讨教,每次在晚餐上都见到小侄女在老爸身旁为他细心讲解,可见科技虽然冷冰冰,在某些时候也能释放温馨热情。

我对小孩和老人家一向没耐性,事实上是对自己也越来越没耐性,这是积累的工作压力带给生活最讨厌的负能量。虽然我一向也和小孩不怎么投缘,但无法不同意要敞开胸怀,有时还真得靠从小孩身上发出的“净电”来电一电,纯洁干净毫无心机,把人生中种种负面情绪都电走,这相信也是很多公公婆婆、爷爷奶奶所最需要的生活调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