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蜗居闲记

一层楼七户人家,新迁入的政府组屋小型公寓(旧称乐龄“公寓”),位于角落。一房一厅,窗开三扇,与邻楼面对面,还好客厅可斜望蓝空。

折叠式的书桌置于客厅窗下,一台电脑横放后,桌已占满。按键写稿,或者浏览网络时,两腿能伸不能屈。这书桌“头重脚轻”,一个不留神撞到,它不是仰面倒地,便是吱呀呻吟。

书桌对面是极少扭开、“人有我有”的电视机以及书橱。书橱是订制的,老老实实的款式,老老实实的实木,老老实实地跟了我大半辈子;搬家多次,难舍难分。

曾经认同某大作家所形容书像“债主”的论调,可是,“日久生情”,反而觉得书如“情人”;有的一见钟情,终身不渝。有的乍见惊艳,却随岁月色衰,“爱”亦无疾而终。因此,无门缺窗的六个空格,排满了几经淘汰的“颜如玉”。

素有自知之明,不敢自诩清高,可也绝不假意谦虚。正正经经、硬邦邦的巨著,年轻力壮时,犹未有精力与智力“参透”;而今年事已高,“消化力”大减,脑袋也装不了那么多“料”,更是“避之则吉”,免伤脑筋为妙。因此,这类专书少得很,充其量扮演“花瓶”的角色。

散文集、杂文集、趣味性的闲书、推理与罪案小说以及黑社会相关的书籍,向来喜欢,当然居多。除此,还有各类词典字典等工具书。另有两个小箱子,装满一些刑事档案、法庭控状与文件等,那是随时翻阅找“灵感”的写稿资料。数以千计的书,内里散发的诗情画意,书卷风韵,随着数次搬家,皆已伴着烟雨飘逝,仅剩不到三两百本。

从五房式“大屋”换小屋,这间闹市边缘的斗室,虽无“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有幸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凭窗眺望蓝空白云,加上一杯清茶,几曲让心灵沉淀的古典乐曲,伏案将情感输入电脑化为文字,已足以忘忧弃苦,乐此不疲。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孔夫子此语,要身体力行,想来并不太困难,因为,退休以来,每日风雨不改的晨运与常月的徒步活动,以及旅游之外,大部分时间深居简出,谢绝应酬。兴之所至时,定时上网,书写心情,或与三几知己交流,浏览一些美图佳文,按个赞后,皆大欢喜,一天时间,转瞬即逝。

hoyuenrick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