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惠雯:什么逼迫我们成为女权主义者?

订户

字体大小:

在互联网上看到这么一段话:《权力游戏》中艾莉娅的扮演者麦茜曾被问及是不是个女权主义者,她说(大概意思):女权主义者这个称呼很奇怪,正常人都是这样(会支持女性获得平等权利)的啊,剩下的都是性别歧视者,我们应该停止称呼正常人为女权主义者,而把那些不支持女性获得平等权利的人称为性别歧视者。

这段话说得好!但她也许高估了许多正常人,因为许多正常人,包括男人也包括女人,未必是支持女性获得平等权的。人类社会受男权意识的荼毒太深,这种意识已经扎根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在美国,总统在未当选以前,会在采访车上公开讲“有钱就能摸女人”的荤段子;在中国,不仅女人为抢男人互撕成风(如大奶小三之战),对女性的性骚扰很普遍,连一帮公知男(不用提普通男人)也出言不逊,根本不屑于去掩饰对另一性别的歧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