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恩怨

罗兴亚人其实是无辜的。我说的是那些漂泊海上,无处为家的人们。对于他们和缅甸人的年代纠葛,我所能想到的,就只是“恩怨”。

一想起姑妈叔叔,我就常常想起母亲的话来。她说,恩怨是非之后,总要有一方让步,不然,只会越疏越远了。她不怪罪丈夫死时没有一个叔姑出现,后来出席了姑妈邀请的喜宴。我觉得于人伦道德上,亲人离世,以没钱为借口没去吊唁,到底说不大通。但母亲还是按她的心意去看了他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