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墓碑上的文字

订户

字体大小:

说起来我对方块字最原始的记忆来自墓碑上的文字。

那是组屋还没有到处林立的年代,穷活人的居住空间比不上死人的长眠绿地。普通人的居处选项,若在市区,那就是旧店屋楼上的板隔房,三几十人挤一块;在市区以外,以农为业的还好,至少有栋宽敞的农舍;不务农的,不是住木屋区,就是义山周围的砂厘厝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