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月影相随

我们在夜幕中或有意寻觅,或无意望见的,都是同一轮月亮,同一张容颜吗?月亮的轮廓一直在改变,只有在中秋佳节,大家共同赏月时才分外明,特别圆。或许,月亮的径自圆缺与明暗,犹似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无可奈何地,总是若即若离,忽远忽近。

我是先接触到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然后才知晓与月亮有关的英文用语:once in a blue moon 与 over the moon。初始,我实在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欸,月亮怎么会是蓝色的?我们又不是嫦娥,如何能飞到月亮上呢?后来我才发现,人生只有once in a blue moon 才能over the moon。

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提过一个兔仔灯笼。一到中秋节,大人就允许小孩提着一年才登场一回的灯笼,在住家附近环绕一两圈。煞有其事抬头赏月之际,我想起嫦娥长居广寒宫,幸而有玉兔相伴。而我手中持着的兔仔灯笼,虽不是玉兔的化身,却像是在提着一轮藏着嫦娥而莹润发光的月亮。

在几米的绘本《月亮忘记了》,男孩最后选择把池塘里捞起的月亮送回天空。令人感伤喟叹的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月亮忘记了,它已回不到男孩的身边。而我有时也忘记了,自己留不住悄然消逝的流金岁月,也回不到宛如孩童般澄澈清明、纯洁静好的心境之中。

中秋晚上,即使月亮忘记了它最初的容颜,我们都不要忘记,都要抬头瞧一瞧此时的月亮。这是不是几米笔下曾经一路伴随着男孩,照亮了每个人无数夜晚的那一轮圆月?这是不是曾经浮现在你我的心湖里,而忘了打捞带回家的那一轮明月?

明月几时有?残月何时圆?今年的中秋,月与灯想必依旧,却已见不到去年人了。有一段时间,由于工作十分忙碌,我过着披星戴月的日子。回家的路上,当我偶尔抬头寻觅悬挂在夜空的月亮,却未必就能见着。这时我总是安慰自己,没关系的。荧亮皎洁的明月并没有忘记每个晚上按时亮相的约定,也没有闹失踪,只是被幽深阒黯的云朵或戳破夜幕的摩天高楼遮住了。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则是抬头仰望月亮的面容之后,怅然思念已不复存在的人与事。虽然不能再相见,仍存放在心里,长长久久的,不论月圆月缺。月亮露脸时,总会把我们愈走愈远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像有个人在旁边或身后紧紧相随,不离不弃。

明月何时来相照?总要仰头遥望,经历了几番人生的月圆月缺,我们方才憬然有些明了。台湾作家蒋勋在《灭烛,怜光满》一文有了这样的感悟:“一整个夜晚都是月光,航向克里特岛的夜航,原来是为了注解张九龄的一句诗。”月光映照了我们幽深轻细的心事,让我们在料想不到的某个当下,“忽然看到了生命的真相,看到了光,也看到了自己吧”。我想对遥遥相望,既熟悉又陌生、既温润又清冷的那张脸,也对自己说:纵然人生难免有残缺,徒留遗憾,至少还有天涯共此时的月亮。

笔心:纵然人生难免有残缺,徒留遗憾,至少还有天涯共此时的月亮。——怡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