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雨和画

订户

字体大小:

如此强劲的雨势,真是久违了,连“倾盆”也不足以形容,必须动用“地裂山崩”才算传神。而且连续下了三天,有那么一刻,撑着伞站在中环一幢大厦的墙角暂避,只觉得天上哗啦啦的水永远不会停止,从今以后,每天都要在百分百潮湿中度过,活进了科幻小说改编的好莱坞电影。

不由得想念巴黎家中那两件日本买的斗篷雨衣。是个专攻年轻人市场的牌子,两年前临起程朋友D传来图片,委托我逛街时替他留意,典型处女座的指示非常清晰,要净色的,要前排扣钮的,讲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结果遍寻不获,反而见到图案斗篷漂亮极了,忍不住买了一件给自己,隔一年又多买一件浅土啡色的。便利单车骑士的设计,前幅特长,披上身在微雨中穿街过巷自觉飘飘欲仙,站在橱窗前欣赏倒影,十足60年代琼瑶笔下所谓的“臭美”。不过也大概只有巴黎的春末夏初才能穿,香港盛夏二十几三十度的气温,塑胶面料对用家完全不友善——长年炎热的南洋更加想也不必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