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邻居”宏墨

订户

字体大小:

黄宏墨是我的邻居——星期二早报副刊专栏的邻居。以前我们是左邻右舍,现在是楼上楼下。但真正和宏墨相识是在黄克孙教授《梦雨录》发布会上,他来做演唱嘉宾,一转眼也三四年了。这几年,我们倒是常见面,吃饭闲聊什么的,师母淡莹也一起加入。宏墨的笑点很低,开心起来就大笑,收不住。一位广州的朋友请他用“况且”造句。他怎么造句的,不记得了。总之,广州的朋友宣布他造的句子“不对”,正确答案是:一列火车经过,况且、况且、况且、况且。他听了一愣,然后就笑,一直笑。我心想:火车“况且况且况且况且”都到下一站了,他还在笑。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