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戴老师

订户

字体大小:

在试图回想第一次见到戴锦华老师的情形时,我居然被各种记忆搞糊涂了。或者说,她的每一次出现,都像是对我们的临幸,让我们因为过于亢奋,反而出现跑片断片。

她来我们学校演讲,扫了一眼满满当当的教室,眼镜脚架不住听众汹涌的热情,掉了下来,我马上自告奋勇帮她去修。跑了三个眼镜店,终于修好,然后用上衣把眼镜擦干净,看她戴上,心里蜜甜。那天,我用八分钟时间在华师大跑了一圈半,现在想想,应该是我体能的高峰时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