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永乐:港味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出远门是在1984年,那一回是去香港,之前虽曾到过曼谷,却不列入“远门”,原因是我的远近标准,以飞行时间三个小时为界,香港乃当时最远的一次行程。

之所以特别喜欢香港,因着那里是殖民地风情,特别发达的流行影视与市井文化杂烩一炉的所在,凝聚成为浓郁和独特的“港味”。那时距离1997还有十几年,那一趟住在窝打老道上的宾馆,窝打老道是waterloo street的港式拼音,与此类似的还有草莓叫做士多啤梨等。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